YouSY_

【丞坤】隔墙花-C1-

Stevia Rebaudia:


 


[雷点预警]


●双方非单身,偷情设定。


●无意贵乱引战,双方伴侣皆为无姓名原创人设。


●架空,私设,可能会坑。前期饱含私欲,后期八十迈飙车。


●有未婚妻的富二代摄影师丞x被大佬包养模特坤。


 


——介意别点,不接受批评。


 


----


C1·关于隔壁的蔡先生


 


“说起来,最近隔壁搬来了一位蔡先生——”女孩用一种近乎梦幻的语调这样说。


范丞丞闻声一顿,怔忪之间叉尖轻抖,没留神掉了块肉在餐盘中。他的未婚妻是被家族精心浇灌栽培出的金枝玉叶,对他这范家少爷尚且因门当户对才赏三分薄面,范丞丞很难想象,她也会用这种小女孩式的热切口吻提起某个人。


“哦,你见过了?”范丞丞的语调并不热衷,一边扯来餐巾擦拭桌面溅到的牛排汤汁,一边半心半意地应着话。这位娇艳可人的准范太太十指不沾阳春水,给范丞丞出差归来接风洗尘的晚餐也拿外卖打发。范少爷倒是全然不介意,他早料定这顿晚餐定然与他的终身大事一样索然无味,不抱什么期待反而可以平静以对。


“见过几次。人很温柔,长得也…好看。”他的未婚妻如此评价,话里一闪而过地犹豫,像是不知道该挑拣什么词汇才好形容,兜转须臾仍是只说得出“好看”。


范丞丞心不在焉点点头,想着自个也算长得俊朗出众怎么就没惹这丫头犯过花痴,到底还是因为契约婚姻惹人不快,越是养尊处优的大小姐越容易满心逆反。范丞丞不是独生子,有长姐耳提面命着责任深重早就对婚姻死了心,遵从家族安排与别家千金订婚同居,美名其曰磨合一段,心里却清楚这事已然不存在什么转圜余地。


听着自己的未婚妻期期艾艾提起别的男人,分神思忖的却是只要不给双方家长知晓,他也能睁只眼闭只眼。


晚饭后女孩出了门,范丞丞未多问一句,自顾自打包了一次性餐具和外卖盒子搁在门外。屋内纤尘不染,是请了家政定期打扫过的,范丞丞在客厅中徒劳绕圈,发觉没什么家务可给自己装成好先生的余地,索性往沙发里慵懒一瘫。


他兴味索然玩了会手机,竟神识飘忽一沉入梦,直到给一阵挠门噪音惹醒,间杂零星犬吠声。


——噢,忘了喂狗。


纯白的萨摩耶犬是范太太心血来潮养的。范丞丞只在例行公事的通电话中听女孩提起过,出差回来落地之后乏得要命,也没兴致去瞧一瞧。


狗窝在阳台,初春的天气和煦温暖,也不怕它冻着。范丞丞从沙发撑起身,隔着玻璃门看见那条萨摩耶绒白滚圆,对着某个方向狂摇尾巴,偶尔一两声叫唤倒像很是欢欣。范丞丞定了定神,反应过来那狗对着的是隔壁阳台的方向。


说起来,最近隔壁搬来了一位蔡先生——


未婚妻的声音不合时宜穿过范丞丞的大脑,他自诩对这事淡然通透,但内心隐秘的、属于男人的好胜心却催促他去会一会这位“很好看”的蔡先生。


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轻佻风流子,芳心纵火犯,惹得动那位铁石心肠的范太太,也算厉害。


范丞丞抱着一种恶意的想象拉开玻璃,端副人畜无害神情信步迈入阳台,抬眼却不着痕迹地往隔壁乜。对面的人见这家的主人露面,收回逗弄大型犬的手抬头瞧人,目光相撞,彼此一时都没能说得出话来。


顷刻间耳畔声音渺远,视野硬生被截砍至堪堪装得下对方身影的逼仄一方。范丞丞愣了一会儿,脑中后知后觉地附和起他的未婚妻:蔡先生确实好看。


他的邻居没有想象中那种狡狯多情的深邃眉眼,反倒是有双澄净漂亮的眼睛。他生得白皙,颈根衬着泛金的浅发与纯白的毛衣仍似发光般清透。他的嘴唇很好看,是会被恶俗比喻成花瓣的那种丰润饱满,唇角若有若无地带个弧度,抿着唇瞧上去也像是在朝你笑。


范丞丞愣了两秒,回过神时发现蔡先生确实在朝他笑。


“是范先生吧?听您太太提起过。”蔡先生咬字温柔,带着一点错觉般的软糯腔调。范丞丞点头,终于拾回一些这户男主人应有的冷静成熟,主动向对方阳台递过一只手。


“范丞丞。”


蔡先生歪了一下头,银色的流苏耳坠在一侧腮边簌簌作响,折出令人目眩神迷的光。范丞丞被这光芒晃了一下眼,紧接着被对面温凉颀长的手指握住手,轻轻晃了晃。


“蔡徐坤。”


他们眼神交汇,十指短暂互握,微顿须臾缓缓分离,指腹彼此擦蹭带来漫长又短暂的旖旎幻梦。范丞丞触到蔡徐坤的无名指根,摸到一匝被体温熨烫发热的金属。


是个戒指。


范丞丞心领神会,想着不知道能与蔡先生共结连理的会是什么样的天仙美人。蔡徐坤却抢了他呼之欲出的恭维,仍是那种温温软软的口吻。


“看您太太就知道范先生一定很英俊,没想到比想象中的还要惹眼。”


蔡徐坤讲话带若有若无的他乡音调,尾音拖长便显出种难言的娇嗲,不惹人讨厌反像细羽在人心底挑逗酥挠。


“过奖。您…你叫我丞丞就好。”范丞丞说,礼貌妥帖的口气听不出低下按捺的骚动紧张。“我也时常听我太太提起你。”


“范太太人很好,我时常在这里跟大花一起玩,与她说过几次话。”蔡徐坤说,像是看出范丞丞最初的疑虑,又像是不经意地随口与范太太撇清了关系。范丞丞却已经并不在乎这个,他顺着蔡徐坤提到“大花”的眼神向下看,看到了在自己脚边打转的狗。


范丞丞居然比他的邻居还晚点知道这条狗的名字。


他想起自家萨摩饿着肚子还不忘向着隔壁狂献殷勤,有点好笑地想着感情对方只想撩他的狗。蔡徐坤在对面扒着阳台护栏踮了踮脚,像是想和萨摩再来一番友好交流,顾忌到主人家还在这,便出声提醒一句。


“不喂食吗?它好像很饿了。”


“…这就喂。”范丞丞应声,忙不迭去进屋抓了一把狗粮撒进食盆中。蔡徐坤就一直拄腮与大花面面相觑,看着狗狗终于吃上晚饭,才绽出一个蜂蜜似的甜笑来。


范丞丞觉得三月的春风有些粘,甜丝丝地扰的他呼吸困难,他知道蔡徐坤在笑却因为莫名的心虚难以抬头,只能顶着人的视线埋头摸狗。


那头蔡徐坤未出声音却笑得更欢,视线颇有兴致地扫过范先生发红的耳根,正欲再开口攀谈却被屋里的手机铃响打断了话头。


蔡先生泛着柔昵笑意的眼睛在这瞬间褪去温度,顷刻间已然变换过几遭厌烦和不耐。他没让范丞丞瞧见这些,眨眨眼还是那副笑弧弯弯:“失陪,我得去接个电话啦。”


“…噢。”范丞丞怔怔抬起头,看见隔壁阳台早没了人影。


暖意退却,连空气都似乎稀薄了不少。


tbc

评论

热度(2614)